玲珑孽怨 第二十章 漫天花剑

    时间:2018-05-14 云儿一见到他,忙走上前,满脸堆笑行了个礼,叫道:「恭喜少爷!贺喜少爷!今天大夫来看过了,说二小姐有喜啦!」
      成进一愣,抬头见赵霜灵面背着他坐在床上,显然有些害羞。心中不禁又忧又喜:「难道我真要跟仇人的女儿生下小孩,那……那这孩子将来置身何地?可是慕容世家又焉能无后,我……」心乱如麻。想到刚才府中家人看他的神色,当是为了此事,并非有什么对他不利的,倒也放下心上一块石头。
      成进走上前去,扶着赵霜灵的肩膀,轻声问:「真的吗?」
      霜灵嫣然一笑,扑在他怀里轻声说:「你……你就快要做爹了,以后可得收收性子啊……」
      成进知道她最怕自己的虐待,心想: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老婆、孩子的娘,轻抚霜灵的头,笑道:「行了!你好好养着身子,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出来,我可重重有赏!」
      云儿笑问:「赏什么?」成进啐了她一口:「你说呢?小姐有身孕啦,以后你的『任务』可就重了,还笑得出来?嘿嘿!」云儿一惊,伸了伸舌头,果然住口。心想要自己一人来承受两个人的活,可得要了自己的小命。
      成进不去理她,心事重重,加之累了一天,也没心思玩了,扶了霜灵睡下,自己坐在椅子上发呆。暗思自捉了赵霜茹之后,自己经常无缘无故地人影不见,帮里也不知起了多少变化。今日赵昆化有大行动自己竟丝毫不知情,只怕有些不妙。担了半夜心事,和衣伏在桌上睡去。
      次日一早,成进便奔龙神帮而去。心想方漪蓉虽美,但报仇大事要紧,要是由于耽于美色而在赵昆化跟前失宠,这几年来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走到山上,便撞见一个年轻人正奔下山。成进认得他是吴山泰的儿子吴式,就是那个将处男之身献给自己母亲的人,不禁略为尴尬。
      吴式一见他,叫道:「成大哥你可出现啦!帮主昨天找了你好几次了,你都跑哪去了?这不,现在又叫我去找你。」成进忙道:「有什么事吗?」
      吴式拉着他便走,说道:「帮主找你找得好急啊,昨天我们去打架的时候就找你不着,正急着呢!那点子武功可不低,要不是我机灵下了迷药,你不在啊,我们可未免能打得赢呀!」
      吴式一路走一路讲起缘由。原来龙神帮几个小喽啰在城里放肆,竟闯入民家强姦妇女,给一对夫妇撞见料理了,吴式溜得快,回来报讯。赵昆化急召人手欲去报复,却遍寻成进不着,只好派吴山泰领军而往。吴山泰上门与那男人单挑不敌而退,还得吴式随后在他们的饮食里暗下迷药,才手到擒来。
      吴式说到得意处,指手划脚:「那点子武功不差,却给我小作手脚,便乖乖就擒。哈哈!他老婆儿女几个现在就在堂上,有好戏看哦……」
      成进听得赵昆化并非存心撇开他而行动的,大为放心,跟他入得大堂。
      堂上已聚得几十名帮众,正乱七八糟地大声鼓噪。一个女人给一丝不挂地给绑在木驴上,低垂着头微微颤抖,显然已给折磨得难以动弹了,吴山泰正自兴高采烈地踩着踏板,口中呵呵直乐:「臭婊子看你还死不死?看你老公还敢不敢拿剑刺我?八三、八四……」
      成进见到一个中年男人给绑得粽子相似,丢在地上,口里塞着布块,双眼血红,正「呜呜」地咆哮着。他身旁躺着两个少年,手脚也给捆住,却是已昏迷过去。一个少女只穿着贴身衣服,给按在地上。
      吴式说道:「这婊子要保全她女儿,说要是给木驴干过两百下不死就放他们一家人下山。嘿嘿!她已经给十几个人轮姦过,我看一百下也挺不住哪……」成进皱眉道:「真要干死她吗?」吴式笑道:「帮主自有主张的啦!」
      赵昆化瞧见成进,骂道:「你这臭小子,昨天死到哪里去了?人影也不见一个!」成进露出右臂剑伤,说自己遭遇那两个面人,力战受伤,在山里躲到傍晚才敢出来。
      赵昆化问得仍没有大女儿消息,说道:「那你以后就别一个人乱闯啦,小心点!现在帮里没有你可真不行啊,老吴昨天差点栽到家啦!嘿嘿,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大名鼎鼎的江松江大侠,这两位是他的令郎,叫做轩南、轩北。这小姑娘是他的女儿,叫剑婷。哈哈,这位在享用木驴的便是江夫人啦,艳名昭着的漫天花剑周纤絮听说过没有?哈哈……」
      成进看那周纤絮虽已三、四十岁年纪,但仍颇为美艳。她双手给高举吊着,双腿分开绑在木驴两边,胯部也给固定在驴背,驴背上两根比一般肉棒还略粗的木棍一前一后插在她的前阴后庭一下下撞击着。周纤絮两眼紧闭,不停地轻声呻吟着,每一下撞击都使她身子一震,带动着一对丰满的乳房不停上下跳动,被姦淫中的成熟女人正是韵味十足。
      从木驴的身下引出的两条铁棒延伸到木驴前面两尺远之处,前端接上两块脚踏板。吴山泰就坐在踏板前面,双脚或快或慢操纵着木驴的姦淫节奏。他一见成进,突然双脚同时猛的一踩,两根木棒同时急捅入周纤絮两个肉洞。周纤絮闷哼一声,身子轻轻颤抖。
      吴山泰站起身,拍拍成进的肩头:「成兄弟你可来啦!这婊子你来玩……」
      成进笑了笑,走到木驴跟前,捏着周纤絮的面颊说道:「周女侠是吧?木头做的鸡巴爽不爽啊?」一手向她乳房摸去,触手软绵,已是湿漉漉的,知道她给奸得冷汗直冒。
      周纤絮看了他一眼,呜咽道:「我……我还能撑下去,几下了?」吴山泰接口:「还有一百零九下!嘿嘿,顶不住早出声啊,你这娘们我还没玩够呢,可不要就这样死了。」
      周纤絮咬了咬牙:「你们说话要算数啊,我受了两百下就放了我的儿女。来吧!」闭上眼睛。
      成进倒也佩服她的硬气,又跟她并无怨仇,不想亲自行刑。笑道:「这又何苦。」走到赵昆化身边。
      吴式见他不动手,说道:「那我来吧!嘿嘿,这婊子昨天不知道多凶,差点要了我的小命,瞧她现在这样子可真是爽!」坐到那椅上,叫道:「开始啦!」
      左脚踏下,插在周纤絮屁眼中的木棒向上一冲,周纤絮咬牙顶住。
      成进看见驴背上有几点红色血迹,知道周纤絮的菊花口一定给撕裂了,摇了摇头,心想这女人不要命,二百下之后就算不死,两个肉洞只怕从此再也不能用了。
      吴式却不管那么多,左脚提起,右脚紧接踩下。周纤絮屁眼中木棒还未缩回到菊花口,阴户中的木棒已深入花心。周纤絮冷汗直冒,咬牙强忍剧痛。
      吴式冷笑一声,双脚犹如踩单车一般轮流急踩,两根木棒在周纤絮两个肉洞中急促抽动。周纤絮「啊」的连声惨叫,呻吟声越来越弱,没二、三十下便晕了过去。
      吴式却还不住脚,又踩了几下。成进连忙叫停,走近一看,周纤絮下身已是一片血肉模糊,木驴的背上给鲜血洩红了一片。成进皱眉道:「这娘们不行啦,再下去就要了她的命了。」
      赵昆化道:「好,放她下来!」自有几个小喽啰解了周纤絮下来,用水将她泼醒。
      赵昆化笑道:「江夫人,你输了。」将江剑婷揽到怀里:「这个小妞是我的了。」一把撕下剑婷的上衣,抓着她娇嫩的乳房,大力揉搓起来。
      江剑婷口里绑着布条,呜呜抽泣,用力挣扎着。周纤絮见女儿受辱,挣扎着要爬起来,但扭了几下,又倒趴在地上。
      赵昆化「嘿嘿」一笑,将江剑婷衣服剥光,随手解开她口里的布条。一只淫爪抓到她的阴部,分开两片阴唇,两只手指捅了进去。
      江剑婷一能开口,见母亲倒地,叫道:「娘!娘……」赵昆化笑道:「你娘死不了的,顾着你自己吧!嘿嘿!」掏出肉棒,二话不说便捅入剑婷的小穴。
      江剑婷下体猛的一阵剧痛,惨叫一声,身体不住地扭动挣扎。赵昆化理也不理,将她按在地上,一下下猛烈抽插起来,说道:「处女就是不一样嘛,你娘的骚穴哪有你这么紧?」
      周纤絮见女儿已被姦污,眼前一黑,身体不支,又昏了过去。几名汉子将她又拉了起来,将她围在中间,七、八只手在她身上乱摸。其中一人的兄弟昨日死在周纤絮的剑下,下手更不留情,将她一对乳房捏得发肿。周纤絮已给木驴奸得一直在渗出血珠的两个肉洞也没被放过,混乱中阴毛也给扯下几根来。
      成进对周纤絮的硬气颇有好感,想起了吴山泰讲述自己母亲的情状,眼眶一红,喝道:「你们几个快住手,真想搞死她啊?」那几个汉子一愣,停住动作眼望着赵昆化。
      赵昆化肉棒在剑婷阴道里轻磨几下,笑道:「成少爷怎么说就怎么做啦,看什么!」想起自己无子,卢杰人品武功均不及成进,况且他既身死,自己的接班人非成进莫属。顿了一顿,对成进道:「灵儿有了身孕你知道了吧?我自己没有儿子,想要你们的第一个儿子姓赵,你可同意?」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日加撸影院_草榴社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站_狠狠撸图片小说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